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世间一切 终不可得

市井真闲客 红尘无梦人

 
 
 

日志

 
 

市井生活无聊之--------我和我家附近的树  

2013-11-03 10:46: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市井生活无聊之-----------我和我家附近的树 - 寂静之生 - 世间一切 终不可得

 

 

 

 

 

 

我一直觉得树是沉默的守望者,它们不言不语,却深谙世事。

 

如果你恰巧跟某棵树一起成长的话,有一天你会惊觉,你已经老了的时候,而那棵树却越长越茁壮,它的高耸入云正好映衬了人的凋零。由他们尽情的生长,人是永远也长不过一颗树的。它可以立在那里上千年不动声色,任由路过它身边的人们已经来来去去轮回了几世。

 

院子里的这棵飞刀树,是很多年前我老爸从路边的石头缝中挖回来的。从一根单细脆弱的小苗,在岁月中跟我们共同经历着成长的风雨,目睹了这个家园里的每一种变迁。如今父亲更老了,但是精神还矍铄,乖张的怪脾气少了很多。他喜欢云游四方,很久也不回来了。我从小就觉得父亲不像其他人的父亲那样亲切随和,或许有才华的人,天生都很特别。回首年少时的叛逆轻狂,曾经好多年不跟他讲话,形同路人。那时候,我不懂,父亲也是一棵正在成长的树。而我也是。

 

当园子里的飞刀树经历了不知多少个荣枯之后,所有的故事和故事里的人,一出戏一出戏的都该谢幕的谢幕,该上场的上场之后,我发现时光带走了我太多的东西,惟独留下了我,站在这里,独自品味一个秋天凭吊一棵树。

 

院门外的胡同路边上,小时候那里曾经栽种着一排手指般粗细的小杨树。种树那天来了很多人,小小的我站在远处看,心想那么细的小树要等到多少年才能长大啊?想着想着,想到忘了这件事,一转眼,三十的光阴就过去了。

 

那一排杨树如今剩下来的已经没有几棵了,三十年的时间,足够让所有存在的东西消失,足够让所有不存在的再存在,也足够让这幸存下来的几棵小树苗长成参天大树。

 

它们杵在那里那么多年,知道很多关于我的事。有些我都忘了的,我猜它们也都会替我记得。它们记性太好。它们记住了很多我不想记住的东西。它们还目送了我太多不想送走的时光。

 

比如那个冬天的早晨,树杈上全是洁白的树挂和莹霜,我一大早上起来站在巷口望着远处的马路,看到母亲下夜班回家,欢呼雀跃,就这样定格在了记忆里。那年它们都在,他们也在,它们都还替我记着。而如今好像我自己都已经忘了。

 

我不喜欢一棵知道我太多秘密的树。在这世上晃荡了这么些年,越来越疏远了人类,活着活着忽然发现,原来自己所有的生命时光一直都被某棵树注视着成长,它们也许从这个世界上还没有我的时候就站在那等着看我来,再到看着我一会儿哭,一会儿笑,一会儿站起,一会儿跌倒的长到现在,最终还要站在那里看着我消失在这个世界如同我从来没来过一样。它们把我的年轮都看得通透。

 

 

 

市井生活无聊之-----------我和我家附近的树 - 寂静之生 - 世间一切 终不可得

 

 

 

 

 

 

  评论这张
 
阅读(203)|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