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世间一切 终不可得

市井真闲客 红尘无梦人

 
 
 

日志

 
 

好好的  

2012-04-27 07:4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引用音乐网址链接

http://heblfl.blog.163.com/blog/static/86775240201232681332994/?followBlog

感谢原创博主以及音乐收藏者“老学生”推荐好音乐

 

 

 


 

 

  

 

   《久bing成寂静》

2012   5  14   星期一   午   寂静的天空

 

 

明显感觉今年在体力和记忆力方面大不如去年。

 

出门已经离不开电动车代步,每天要做的庸常杂事必须及时记在便笺上,否则万事转身即是放下,也不知哪一天会把自己忘了,从此一切苦乐渊缘再忆不起。

 

情绪化,像似个孩子和落寞者的混合体,偶尔癫狂偶尔静若处子。我则像个无奈的观者,静静的看着自己,活着,就是慢性中毒,其过程如此,我也无能为力。

 

南方立夏了,北方才进入春季。泥土松软了,邻居们都开始在自家门前的寸土上开荒种地。

 

他也种了零星几块小小菜园,不知道我现在这个样子,他还何苦守着这场婚姻。问过,无果。总是这样,一辈子无法沟通。

 

听箫看雨,寂静中望去,是眼泪还是雨,把这一生洗得如此散淡凉薄,曲折悱恻。

 

众生劳碌,心无归处。。

 

箫潇雨歇 - 寂静的天空 - 世间一切    终不可得

去年西湖,今年风景,卿本过客,来去无凭。


  

2012   5  15   星期二   午后     寂静的天空

 

箫声不只是呜咽还有嘶哑。

 

很空旷,跃云端,穿罅隙,随遇随缘,无形无相。

 

你可以闭着眼睛听,可以睁着眼睛听,可以在阴天的日子听,也可以在晴天的日子听,适合夜里对着满天星斗听,适合白天坐在太阳底下听,或者失魂时听,或者清冷时听,又或者快乐着听,寂静着听。只要喜欢听。

 

这箫声好似遗失在轮回里的一件珍爱,一听到就懂得就喜欢,循着那声音仿佛可以追溯回去再也回不去的梦里故乡。

 

人在箫声里,没有心事,不可言说,却足可以让人细细品出自己的一把年纪。

 

心境的老与未老,恰是一支箫曲的哀婉低徊荡漾开来的那副陈旧的年轮的骨架。岁月冗长,旧梦匝叠,刹如惊梦,光影倥偬,散落成尘,随风化雨,恍惚无痕。

 

一曲听罢,千山暮雪,鬓发如霜,我或者我们的年纪可能都像古琴和箫一样老了。

 

古琴清箫,谓我知音,落拓旷达只为我听。

 

箫声空洞的穿透宇宙的墙,在无边无际的生死寂灭中回荡,我就在那空明的声音里轻舞飞扬,至少这一刹没有烦恼,没有哀伤。

 

 

箫潇雨歇 - 寂静的天空 - 世间一切    终不可得

 

 

2012   5  16   星期三     晨      寂静的天空

 

醒在北方的夜里

等着黎明到来

等着时间过去

等着生命燃尽

等着彼此放下

 

活着

扛着一面褴褛的破旗

茕茕独立

不想看未来

更不想追思过去

 

箫潇雨歇 - 寂静的天空 - 世间一切    终不可得

 

今天在网上找到的最可爱的小猴子:指猴  

箫潇雨歇 - 寂静的天空 - 世间一切    终不可得

 

 

小时候哥哥买给我的小娃娃:我的拇指姑娘

小时候总习惯把自己最喜欢的送给别人

最后留下的总是曾经最不喜欢的

好像有点宿命的讽喻

有点像我的前半生

 

相机照不了微镜头,效果有点朦胧

箫潇雨歇 - 寂静的天空 - 世间一切    终不可得

这个拇指姑娘的名字我叫她“祈祷” 

 

箫潇雨歇 - 寂静的天空 - 世间一切    终不可得

最喜欢这些小巧的小东西   嘻嘻。。 

 

箫潇雨歇 - 寂静的天空 - 世间一切    终不可得

她在我的算盘耳坠旁边祈祷。。 

 

箫潇雨歇 - 寂静的天空 - 世间一切    终不可得

这个拇指姑娘我叫她“CC” 

 

箫潇雨歇 - 寂静的天空 - 世间一切    终不可得

长长的头发,好小好可爱。。 

 

2012   5  19   星期六     晨      寂静的天空 

 

我总是感觉冷,夏天必竟还是来了,飞刀树的叶子日渐浓密,其间垂着一串串嫩绿的小飞刀。秋天的时候小飞刀就会干透薄如蝉翼,在秋风中打着旋从树上簌簌坠落,很是炫目。

 

我坐在广场的树下,看着远处对面坐着的女人,年纪跟我相仿。她不停的在拔打一个从我看到她就一直未拔通的一个电话,她的目光不时的飞快跳过我,我的目光也就静静的跳过她,像我这样定定的盯着人看是很容易让人发毛的。

 

就在这一跳一跳的对视中,我感受到对面那人的眼神中有风有雨有故事,于是在心里面我断定这不是个幸福中的女人。

 

在拔打了大概十几分钟之后,她收起了电话,不知在哪抽出一根烟,默默的坐在那里吸,表情半死不活的。于是我不再看她,看到女人这样落寞的样子,我就不想再看。

 

广场上的人多了起来,盛大的中老年广场集体舞开始了,那女人穿着吊吊的水晶高跟鞋也在人群中怏怏的舞着,毫无生机。我坐在那里这次真的不再看她。

 

音乐之中人群的盛大的欢悦的气场,似乎也传染了我,忽然感受到了活着的好,我这样敏感的人,是不常能感觉到活着的好的。尤其现在,我又是一个需要依赖药物维系生命平衡的人。

 

百分之九十九的肉体跟百分之一的精神层面,对药物的依赖如同吸毒者对于毒品的依赖,一旦停药,一切都将紊乱。

 

当一个人自身的调节系统离不开外物调节平衡作用的时候,这样的人已经不能称其为完全的人了,没有了生存的主动权,只是一件被如何如何的被动的生物。天大的笑话,彻底的紊乱。

 

这样的日子里,似有一种东西远远的向你慢慢踱来,隐隐的会有一丝恐惧和害怕。这生的没把握和死的没把握,究竟哪一个更让人感觉恐怖?

 

对于生,我自我感觉是越活越怯懦了。对于死,仿佛就是住在我对门的一个从无来往的邻居。每天早晨一开门就看见对面那扇紧闭的房门,有时就会猜想,那扇门里究竟藏着什么?有时也会坏坏的想去轻敲几下,听听门里有无回音。

 

有时也会想,如果那扇门开了,我将如何应对?是否会像搞恶作剧一样尴尬着冲门里的人说一声“抱歉,我敲错门了”然后回家,也或者被主人热情的邀进门里,从此乐不思归。

 

人活着的时候,特别是人活得不太像活着的时候却又活着的时候,总是对死亡有着特殊的猜想欲望。

 

有人说“死是一件不必急于求成的事,也是一件无论如何也无法耽搁而错过的事。。”,说这话的人已经兑现了这句经典,这句话常让我感到某种安慰,时常让我可以安心面对每天每分每秒生的无奈而劝自己安心的活下去。

 

世间一切,终不可得,未曾留住,亦没带走。

 

箫潇雨歇 - 寂静的天空 - 世间一切    终不可得

 

 2012   5  22    星期二     午   雨    寂静的天空

 

  

敞着门,躺在床上听雷声隆隆,古琴空旷,偶尔掺杂着几阵雨点狂筛的乱响,和着草木泥土雨水混杂的清新,这就是我盼望已久的夏天了。

 

几道闪电过后,雷声仿佛要撕裂屋顶,震碎天际。

 

我以无碍无怖的心,静听这雷声,安享这旷古的别样的天籁,想着古人也听过跟我今天听到同样的雷声,忽然就觉得这生命的来历也算是厚重了。

 

我听着雷声,戴着睡帽,盖着棉被,昏昏欲睡,好累,我要睡了,屋子里有音乐空寂的回荡。

 

我常想跳出这场景,以旁观毫不相干的众生的眼神,看倒在床上的我。

 

那该像是倒在沙漠里的一段沉默的胡杨,宁静,疲惫,风蚀,憔悴,木质的干净的纯粹。被时间遗落在荒沙之中,惟余孤寂般的迎接着一场盛大的孤寂。

 

如雪,被阳光灼杀融化无踪。如水,绝决般渗入泥土无痕。我也这样寂静的无声,恰似从来未被世间收留的风声水影,终究未被收留。

 

箫潇雨歇 - 寂静的天空 - 世间一切    终不可得

 

 

 2012   5  23    星期三     晨     大风     寂静的天空 

 

      萍水相逢。

 

      没有那份义务与责任或情份,路过,打招呼,寒暄几句,问候几声,已属难得,何必奢望太多。。如此释怀,我等孤苦众生或可安心。。

 

      人若放下去活,怎样活,活成怎么样,都再不会觉得可惜。。  

 

      这一天被大风刮得很狂乱,外面地动山摇,阳光惨白,风却很凉。

 

      她躺在床上听外面风声的混乱,感受着大自然的咆哮。其实她也并不想躺,躺下就一动不想再动,躺下就再不想起来,她不想起不来,可是这样的天气只能关在屋子里听风,看大树在风中俯仰摇晃,这北方盛大恢弘的风啊,疯了一样。 

 

  

箫潇雨歇 - 寂静的天空 - 世间一切    终不可得

   

 

2012   5  24    星期四     晨     还是大风     寂静的天空

 

   有时你是不是会觉得,在你身边有些人,他们灵魂深处骨子里的愚昧和冥顽是任凭怎样也无法教化的。我为自己年青时曾经有过这样的豪情壮志与想法而如今倍觉极傻。 

 

   我想那种人某些愚顽的方面,可能是与生俱来又根深蒂固的,是构成这种生物的最基本的分子和细胞的因素。这样一种基因传承的密码,是牢不可破的。与人的思想境界和个人情怀个人情趣没有太大关联,更无好坏善恶之嫌,纯属本性天然。或许正如上帝所说的,我们都是罪人,我们又本无罪。

 

   即使经过漫长的岁月的洗礼,天长日久的磨历,进化了的仍然只是些许小部分的皮毛而已,其根本上是不会有太大变革的,除非奇迹发生,真的大彻大悟脱胎换骨,否则是绝对不可能也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

 

   然而,即使改变的只是些皮毛,对于被教化者与教化者而言,已算是翻天覆地的进步了。而且这种教化是相互作用的,也是互相教化的。有些人付出的代价相当惨重,其属性早已超出了容易与不容易两个限定的形容词的实际意义和价值。这便是人生的一种修炼和磨合,这便是人生的大部分以及生活的全部,这便是人世间由来以久的人与人之间的大不同的一个典型的公案了吧。。

 

   呵呵。。不知道是真悟还是假悟,不过好像又想明白了一些事情。

 

箫潇雨歇 - 寂静的天空 - 世间一切    终不可得

 

2012   5  25    星期五     晨     还是还是大风     寂静的天空 

 

   前天晚饭后出去散步,上游水库放下来的水让运河有了潋滟清波,这条人工沟壑就有了魂魄,也让这没见过多少水波的北方人,越走越欢喜,结果走得远了,却发现走不回去了,因为走不动了。

 

   昨天晚饭后出去散步,吸取昨天的教训适当缩短了路程,可还是觉得走不回来了,心想,这次是真的走不动了,想必这场久病沉疴于我真的是一劫了,不是跟我开玩笑。。其实在心理上一直觉得自己不会有什么事,一直很乐观的看待人生的诸般无奈,当我疲惫的坐在河边的台阶上看自己虚成一盘散沙随波远送的时候,我跟自己说这次是真的了。要接受。

 

   朋友打来电话跟我说,要好好活着,她说活着就有希望,我说是。希望何时来那是希望的事,自己如何活那就是自己的事。如果希望来了,我却不在了那就是挺遗憾的事,所以哪怕我活着但希望一直不来也没所谓。

 

   谈到希望就觉得如同成佛一般神圣而遥渺,奇怪于有些人在我看来已经算是活得比我好得很多很多了,展开了满纸赫然却写满了沧桑。

 

   相较之下才知短与长,人生是需要比较的,幸福感是相对而言的。如果没有相较,这世上幸与不幸之说便是无稽之谈。而我以为的幸,只是以我的心念感悟去谈,在他人未必认同,所以,这里没有人觉得自己是幸福快乐满足的,每个人都觉得自己的生活是缺欠的不圆满的,活得委屈活得苦。

 

   有趣的事就发生了,当你觉得苦的不行不行的时候,也许某个惊鸿一瞥,有人会觉得你幸福得不行不行的了,而你自己却浑然不觉。反之也是同样效果,所以人啊,真的不必为外在俯仰太多,大家都是赤条条的来,赤条条的去,这来去之间的几件戏服而已,没什么别样的新意。

 

   所以了悟的人,看人看事看世道才会无悲无喜无好坏善恶之别,因为本来就没有什么。。

 

箫潇雨歇 - 寂静的天空 - 世间一切    终不可得

 

 2012   5  26    星期六     晨     多云     寂静的天空

 

晨起,每个伸展的动作都要小心而舒缓,仿佛有如太极的柔。

 

因为已经做不到往常的自如,一旦如常人一般的自由跳踏曲伸,就会听到全身各个重要的关节的“嘎吧”脆响,像老水车因为年久失修和风雨的侵蚀而发出的断断续续的呻吟,又像木质的老屋在岁月的雕琢里变得飘摇而嘎吱乱响。如同我。

 

天时阴时晴,北方短暂的高温之后就一直低温大风。

 

我换上了薄棉鞋,秋衣毛裤,戴着四季不离的防风帽,混在穿着短袖纱衫的男女老少之中看风景,很自然的感觉到自己有一种类似于穿越了的错觉。是我穿梭在旁人的时代,或是旁人穿越在我的年代,这真不是我的世界。无谓于擦肩而过的眼神,这样的一身打扮才是真的与时令不符般的萧傻前卫了,我感觉自己已经引领了时代的新潮流,这思想上脱缰的野马终于在外型上也潮了一把。呵呵。

 

人在这样的时候是需要一些必要的自嘲的,因为的确需要一个心理的平衡点来支撑自己,让心态着陆。适时的调侃自己,让改变不了的宿命有些调剂,让黑夜里点一盏灯,让自己好过一些。岁月无情,我喜欢适当调侃自己。烦恼皆因放不下,我庆幸我不属于这人类世界的精英里的那部分人,有时候什么也不是什么也没有也是一种运气和幸福。因为拿的不多,不怕再失去什么。

 

 

箫潇雨歇 - 寂静的天空 - 世间一切    终不可得

 

  

 

 

 

 

 

 

 

 

 

 

 

 

  评论这张
 
阅读(4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